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19:54:10点击:

跟着电影去旅行——王宁彤的写意人生

      该怎样形容她呢?荧幕上做主持人的她,优雅内敛,充满了知性女人的魅力,而镜头下,她伴随着旅行的脚步,不由自主中却展现了另外的一面,那种率真与奔放,仿佛能穿透画面,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而在她未经宣传就点击量过千万的博客上,赫然入目的第一个句子就是“走更远的地方,看更多的世界,电影让我的生活充满了惊喜和发现!”她,就是中央六台《世界电影之旅》的主持人—王宁彤,一个“跟着电影去旅行”的魅力女人。

      这是一个率真的女子

      在对她的采访中,对于工作和生活,她很多次的提到了“有趣”二字,也许正是兴趣给予了她前进的动力。“喜爱”是最好的老师,在宁彤行走的路上,它成为了宁彤的向导,也让她充满了力量。她热爱电影、热爱行走,兴趣加之能力,使她在栏目中身兼数职而游刃有余,并且每一期节目都大受好评。而私下里的她,喜欢骑马、打网球,当然还有跳舞。在她“行走”的过程中,无论是在古巴还是在牙买加,她无数次的在街头随着当地人的音乐起舞,在舞步和旋转中,一个率真女子的形象被勾勒得淋漓尽致。谈及一位曾给予了宁彤很多理解和帮助的已过世的英国老人时,她伤心的落泪了,性情女子更让人感动,觉得她是这样的真实而可爱。

       正如她自己所说,“我好像从没觉得名和利有多重要,反而更喜欢听从内心的想法和感受”,善于听从自己内心的她,说起自己,曾经用“喜欢自由”和“好奇心旺盛”来形容。也许,正是因此,她的身上,才会这样充满了张力,她的脚步,才会这样无法停歇。

      这是一个感性的女子

      因为喜欢小动物,她的第一个梦想,竟然是做一名动物园管理员,这个梦想在被父母否决了以后,她听从父母的意见,独自来到北京,开始了在北京舞蹈学院的生活。

      舞蹈学院的日子于她而言,是难忘的。由南至北,生活上还来不及适应,就陷入了心理的困惑之中。谈起这段生活,她淡然的说:“人小的时候总是不知自己想要什么,当现实真的给予你了生活的本身,才忽然发现,这生活和自己的想象有点远。”不仅如此,当夕阳西下,余晖透过练功房巨大的玻璃窗洒进来,在窗前练习压腿的宁彤,看着窗外,泪水情不自禁的滑落,对于家的想念,占据了她的心。这个画面,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记忆中。

      感性的她,有着一颗纤弱而温柔的心。在她记忆中的另一幅画面,到现在还影响着她。北京的冬日总是格外寒冷,穿着单薄、背着大练功包的她,在练习结束以后,踏着积雪等回家的公交车,在寒风中,她被冻的瑟瑟发抖。这时身边的一位陌生的老爷爷看着她说:“闺女啊,你穿的太少了啊。”一句话,轻易的打动也温暖了这个异乡女孩的心,宁彤被深深感动了,这样简单的一点关怀,却在她心海泛起层层涟漪。往后的日子里,无论是她旅行到哪个国家,会见哪位高官抑或贫民,她都不会忘记给对方一个微笑一点关怀。她无不动容的说:“有时候,你付出了这样的关爱,自己根本不会记得,而在某个特定的环境下的特定的一幕,却可能温暖到对方,让他记得一辈子。而且,一个微笑,一点点帮助和关爱,会给人很大的影响,让沟通更细腻,交流也更平等。”

      善良而温柔的内心,并没有影响这个感性女子的坚强无畏。谈到这段有些艰辛的日子时,她告诉我们,她从来没有后悔过,甚至,她还在感激着这段经历给予她的一切。

      这是一个传奇的女子

      舞蹈学院的生活,被宁彤自己提前结束,因为不喜欢被模式所局限,因为在她的世界中,舞蹈,是为心而舞,并非为舞而舞。带着自己疲惫的身躯,决然的离开了舞蹈学院的宁彤,决心寻找自己想要的未来。一个偶然的契机,她顺利的进入了北京电视台诸葛红云制片的《电影与电影人》栏目,从此,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而《世界电影之旅》更成为了她的一个绝佳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她感到了压力与快乐的并存,她继续了自己传奇的人生,电影成为了她行走的方向标,依靠着这个线索,她的脚步,走向了太多的国家。西班牙、希腊、埃塞俄比亚、突尼斯等等,同时也把我们的视野,带向了那些神秘的国度。

      这是一个不断挑战自我的女子

      行万里路:2001 年,宁彤远赴英国BRISTOL 大学,攻读戏剧系影视制作专业硕士。在学习的过程中,全英文的授课和书籍让宁彤感到苦恼,加之遇到的老师是一位严厉而不善于表达感情的老人,难以沟通的状况下,曾经与老师发生了很多矛盾,宁彤并不畏惧这些,面对困难,迎头而上,她不断的在希望得到承认和没有被承认到再次希望被承认之间不断的努力着。最后,宁彤成功的完成了毕业作品,这个纪录片被拿到了波兰的一个电影节上,还获了奖,在宁彤的博士推荐信上,那位严厉的导师也写到“这个学生是我见过所有的学生从开始到后来进步最快的”。

      读万卷书:旅行的脚步不停歇,学习的脚步亦然。现在的宁彤在中国传媒大学攻读博士,学习的是大众传播与国际关系,跨文化传播的专业和更深层次的研究课题并没有给她带来压力和烦恼,相反的是,她开始更喜欢读书,并在自己的研究和学习中找到了兴趣点,也找到了更能挑战自己的契机。

      西班牙—冲击与融合

      在北京台做《电影与电影人节目》的时候,宁彤有了第一次出国的机会,这一次,她去的是西班牙,参加西班牙的维尔瓦电影节。

      这是一个地中海沿岸西班牙南端的一个城市,生活方式跟希腊、西西里的人们都很像,都是晚起晚睡,晚上他们的活动一般安排在九十点以后,所以整个这个节奏和中国完全不同。当时还很小的宁彤诧异的去接受着这里令她费解的生活方式,在接触了地中海沿岸的生活方式后,再做节目的时候也自然会受到一些影响。

      宁彤自己承认:“你要拍电影、讲述电影,那后来所做的这些工作都是通过电影来讲述一个国家的风土人情,通过电影去旅行去探索世界,所以去这个国家拍摄的时候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其实也是了解这个国家的电影。”这第一次的旅行,是宁彤自己联系的,抵达了这个陌生新鲜的国度后,宁彤就感受到了异域完全不同的风土人情,也受到了不同文化的强烈冲击。维尔瓦电影节是一个国际性的电影节,来的人很多。在西班牙,宁彤接触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人,当然,南美和拉丁语系的人偏多。这次的出行令宁彤看到了外面的新鲜的世界,在感受着异域文化的冲击的同时,也融合了新鲜的思想,提前开启了她日后的再次上路的旅程。

      墨西哥—寻找叶塞尼亚与异域人文

      宁彤很喜欢叶塞尼亚,因为觉得她漂亮善良狂放纯真,也喜欢扮演叶塞尼亚的演员—杰奎林·安德烈。然而,在墨西哥的时候,寻找叶塞尼亚的过程却不是那么容易的。街头上,大多人都不清楚这个演员。宁彤反思道:“对于咱们中国人,经典的记忆其实就是在六七十年代阿尔巴尼亚、墨西哥、南斯拉夫的电影,这些经典在中国人当中是很特殊的,但是有可能这些经典电影在这些国家并不是那么著名,因为那个时代的中国,能看的片子,也就是这么几个国家的电影,就像干涸的土地,水进来一下子就全部吸收进去了,所以对这些电影的印象就太深了,而这些电影在当地人的心中产生的影响可能没有那么巨大,感情没有那么深。”

      墨西哥给宁彤留下的另一个印象,就是神秘。首先一点就是墨西哥人对死亡的看法给她留下深刻印象。比如他们墓地的碑文往往会很调侃,很幽默。宁彤举例子道:“比如有个人死了,他生前酗酒,他死了以后,墓地周围都是酒瓶盖子,然后用不同颜色的盖子写了一行字:‘现在我们不用担心你喝醉酒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宁彤告诉我们,墨西哥有个亡灵节,就像中国的清明,但他们从不会悲伤,而是高兴,唱着歌、拿着吉他、吃着东西、互相串门,像过年一样,用巧克力做骷髅头送人。其实这是很体现墨西哥人的民族精神的,让人觉得生和死之间并不是让人有那么痛苦的情绪。在他们的眼中,亲人死去时的哭泣,是因为阴阳相隔,是在为分离而悲伤,而不是因为死亡本身,在墨西哥人眼中,死亡是幸福的事情。这些事情都体现了墨西哥不同的民风。而这些,也自然而然的与他们国家的电影风格息息相关。

      希腊—压力与挑战

      希腊是宁彤做《世界电影之旅》后的第一次旅行,宁彤只带了一个摄像师就两个人去拍,两个人带着两台大机器一台小机器,奔赴一个陌生的国度。作为制片、主持和导演,所有的联络工作、拍摄的行程等等的一切工作完全都是宁彤自己安排和完成的。一个月零八天的经历中,充满了挑战和压力。宁彤常常有精神崩溃的感觉,但是作为一个主持人,她又不得不调整好自己,用饱满和抖擞的精神去面对被采访的人物。

      在希腊之行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非常多,首先,就因为在机器的选择上,和摄像师产生了分歧,摄像师喜欢职业的有层次感的大机器,而宁彤则喜欢灵活的互动性很强的小机器。这个问题解决之后,依然问题不断。比如在希腊拍片子需要有很多手续、登记和许可。加上宁彤多重身份的存在,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会更多,角色的不停变化和调整也是心理上要面对的一大问题。在宁彤看来,这次希腊行,如同凤凰涅磐,经过了这场历练,以后再遇到的难题就都不在话下。

       虽然非常辛苦,虽然充满了挑战,但那次节目做出来效果特别好。因为原来的《世界电影之旅》,它那个“旅”字表现的不充分,一般都按照做新闻节目的模式,采访,然后截电影屏幕,没有“旅”。宁彤说:“其实电影是什么?我觉得电影是沟通人的媒介。因为电影你可以看到任何的东西,包括政治经济文化风俗传统历史,各种形式的艺术以及各种共通的人类的情感,通过电影来了解电影表现的这个国家这里的民族这里的人,是很有趣的事情。所以这个“旅”字一定要表现出来。”而在后来的《世界电影之旅》中,影与旅,被完美的结合。建立了一种边走边看的形式,让观者也有一种在跟着电影去旅行的感受。

       埃塞俄比亚—新鲜与震撼

      这个国度是宁彤最喜欢的。文化差异带来的好奇心,让宁彤感到很有趣。这里会让人感觉新鲜,但是第一次的新鲜过去后,马上而来的是来自灵魂的强烈的震撼。首先,它的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比如说宗教,埃塞俄比亚的基督教文化比北欧要早700多年,欧洲很多国家还荒蛮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他们的文明了。宁彤还做了一期叫《寻找失落的约柜》的节目,这里说的约柜就是上帝传说中给摩西放十诫的柜子,而埃塞俄比亚人就认定这个约柜是在他们国家阿克苏姆的圣玛丽教堂里面。在拉力贝拉,那个地方的教堂,是在14、15 世纪时候,人们用刀子将一整块石头一刀刀雕刻出的,而且这个教堂,它在上面俯视的看下去就是一个十字架,从山顶看下去就能看到十字架的顶,再走到下面才能到教堂的里面,这个教堂不需要仰视,让人可以俯视它直视它,那时候埃塞俄比亚人就有了这种精神和艺术的意境,宗教的力量让人震撼。在阿克苏姆拉力贝拉这些地方,他们星期天都是要去教堂的,而这些教堂在星期六的晚上开,他们就一个晚上的去唱诗,一直唱到第二天的早上,从晚上到早上,耳边萦绕的全是圣歌的声音,宗教真是很神圣,让人震撼。

       宁彤曾在博客中说到埃塞俄比亚是最时尚的地方,他们对色彩的把握和图形的创造,极其自然,人和自然真正融合到一起的时候,很美,那个美是天然的美,同样让人震撼。女孩子打扮自己会用很大的耳洞,用鲜亮的果子穿过去缀着,把花带在身上,还在身上挂了很多珠链,原始自然风情又时尚。宁彤说:“可能我觉得埃塞俄比亚在文化上是距离我最远的,所以这是我印象最深刻,冲击也最大的,无论是精神上,民俗上,还是经济文化上,真的是很大的震撼。”

      在埃塞俄比亚,宁彤遇到了在《茜茜公主》里面演国王约瑟夫的演员叫卡尔,他在埃塞俄比亚并不是演员,而是慈善家,他建立了一个基金叫“人人帮助人人”,他在埃塞俄比亚建立了大概有200多所学校,100多个医院,他不再演戏了,而是做了这样伟大的事情,宁彤为此而感动。这也成为了电影与埃塞俄比亚的一个连接点。

      在埃塞俄比亚,宁彤碰到了很多当地导演,很多还是去美国学习过电影的导演,但是他们需要打工挣钱来拍电影。他们拍电影并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梦想。梦想也许对于小地方的导演意义更大,往往他们要打工很多年才能拍出一部电影来,而这部电影没有任何商业利润。这同样让人感到震撼。

      古巴、牙买加—对比与思索

      古巴和牙买加,相隔不远却是完全不同的国度。宁彤看来,古巴是一个尘世中的天堂,是世外桃源,并且,那里很多建筑都保留17 世纪西班牙的风格,也不发达。宁彤做了几期节目,一个是关于卡斯特罗,当地的老百姓对卡斯特罗都特别崇拜,她在街头采访了很多老人,年长一代的人对他的感情特别的深厚,再有就是切格瓦拉,当时宁彤做的节目以这两个人物为主,还做了一些关于社会风情及生活方式的节目。在生活方式上,那里的人对时间是没有什么观念的,那里自然条件很好,人们都很悠闲,大家没有贫富差距,没有人仇富,心里不平衡,大家都差不多,都很享受生活。在那里宁彤反思了现代人生活的另外一个状态,一个国家发达了,贫富差距却也加大了,而在这里大家都平等,但是却穷一点,消费的少一点,不过幸福指数也还是很高。牙买加离古巴不远,那却是完全欧化的国家,蓝天白云和棕榈树,酒店的设施非常好,泡在游泳池喝着咖啡能看到蓝色的加勒比海,颜色跟游泳池水是一样的,这个国家有很多音乐,唱歌跳舞,享受阳光沙滩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在这两个国家,宁彤有完全不同的感受,也有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古巴让宁彤有所思考,对比下,牙买加却是轻松的。

      宁彤眼中的世界电影

      宁彤看来,电影最早的产生是一个技术引起的,但这个技术使得人们发现一件美好的东西,再被大家分享后,它就成为一种商业,在美国可能商业化程度高一点,在欧洲可能就低一点,人文价值也平衡一点。美国的电影就很能把握人类共同的情感,比如英雄主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电影中承载的都是人类共通的情感。美国的主题就是商业化、体制化,而宁彤个人偏向于欧洲电影,欧洲的电影已经形成自己的风格了,是不一样的,有抗衡的,也是比较人文化的。但宁彤去的大都是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加勒比海国家等等,这些国家的电影并不多,所以才让宁彤感觉新奇和有趣。宁彤总是在说:“我觉得通过了解这些有限的电影来了解这个国家,也就是跟着电影去旅行,其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是值得探索的事情,非常有意义。”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宁彤谈到了未来。她说:“未来对于我就是一个接触世界的窗口。”这几年中,旅行和电影给宁彤带来了变化,行走的过程中,宁彤不断的成长、学习、发现自我。这是她一直在经历的,也是即将要继续的征程。谈起对未来的规划,这个率真的女子露出好看的笑容:“其实我挺想开个宠物乐园的。”她的眼中闪烁着的光芒,是真诚的,让人不得不想起她曾说起的她最初的梦想,“动物园管理员”。这个一直在路上,一直跟着电影去旅行的女子,在拥有了太多传奇的经历之后,却依然坚守着她内心那方纯净的乐土。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