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19:54:09点击:

智者、行者——访中国著名地质学家韩同林记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在这里,我引用的是美国Beat Generation作家杰克·凯鲁亚克最著名的小说《在路上》的一句话。对于世人而言,心灵的欲求和行为的自由总是一种无法超脱的精神冲动,从而滋生出来的理想和实践的前行也总能给人以“梦想照进现实”般的超然,于是乎每一种选择都会有人来坚守,每一个决定都会有人来坚持,而每一个坚守和坚持也都会有所收获,就如同用心播撒的种子总是要发芽的常理一般质朴而又神奇。很难想象,韩同林,已然是一位72岁的老人了。他的身体看似十分的硬朗,说起话来,依旧铿锵有力,而且不时夹带着随性的笑声,只要话题里涉及他的研究领域,那种色彩飞扬的神情便立现于这位老学者的脸上,诚恳而又真切。

      “U”型的思维,“U”型的开谈

      原本以为,我们的这次对话会从韩老的专长地质学的有关知识点开谈的,却不曾想韩老却首先发声,与我们先谈起了他现在最为关注的“生态环保”问题。那个由他和他的一些热心老同志的一起努力下得出的“北京的尘暴,源头不在沙化了的草场,而在内蒙古的干盐湖”的结论。正当我们还在消化着:沙暴、尘暴、沙尘暴,强风暴如何带动干盐湖里的轻质量粉尘万度重山,积攒成暴的时候,韩老的思维却已经跳跃到了火星、月球与地球同理可套的地质研究论上去了。他依据目前人类对太阳系中探索最多的火星、月球等地外行星所拍摄到的大量影像资料的一部分进行详细的自我解释、分析和研究后,结合运用大量人类认识地球的丰富知识和方法,对火星的地貌、地质构造等进行了同理推理,并从认识火星陨击坑的研究现状和特征入手,对火星陨击坑的形态、类型、规模大小、分布密度、充填物的多少、风化程度等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在全面认识不同类型陨击坑形成的原因、年代和区域分布特征的前提下,对火星区域地貌、岩石类型的初步划分和有关地质构造特征提出了初步认识;对火星水的形成、演化、性质和类型及火星可疑生物存在的证据和特征进行了初步分析;提出了太阳系中行星水的形成、演化和运移以及地球水日趋减少的原因和证据,并进行了初步探讨;最后对在火星、月球上寻找水、可疑生物的最佳着陆区提出了大胆设想。

      偶然的机缘,意外的收获

      韩老说其实他的很多研究成果都幸缘于“偶然”。不仅是“尘暴根源说的界定”是源自一次外请的内蒙采风,特别是他的冰臼理论更是偶然发现的必然成果。冰臼,是指冰川融水携带冰碎屑、岩屑物质,沿冰川裂隙自上而下以滴水穿石的方式对下覆基岩进行强烈冲击和研磨作用形成似我国古代用于舂米的石臼,称之为冰臼,是古冰川运动存在的有力证据。冰臼按分布位置和形成的冰川类型,进一步划分为山顶冰臼或冰盖冰臼、山谷冰臼或河谷冰臼。而这一次的成果则在于家庭休假日——坝上避暑的意外收获。

     佛珠洞天露池——传说中仙女沐浴的地方,一个从景点导游嘴里说出,很容易被我们忽略的景点名,却因为对“天然”二字的地学工作者的本能敏感,而引起的莫名冲动。因为在韩老的概念里,“天然”就意味着地球外动力的结果,即冰川、雨雪、风化、陨石冲击的结果。同时也意味着韩老本能思维的调动,在他看来这个外形酷似“冰臼”的天露池,若真的就是冰臼的话,这无疑就是一个重大的科学发现。因为冰臼是冰川作用的产物,是古冰川存在的重要证据,哪里有冰臼的存在,就能证明那里曾发生过古冰川运动,这对于争论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国东部中低山区有无第四纪冰川问题意义重大,这不仅补充论证了李四光先生的观点,而且也颠覆了传统的冰川叙述史。显然,对于一个新的科学发现和假说,要认识它、接受它,需要一个漫长和艰苦的过程。无可讳言,传统的观念也决不会轻易地退出历史舞台。争论是不可避免的、长期的、尖锐的、激烈的,甚至是无情的。但是冰臼客观存在的基本事实是不可动摇、无可争辩的。正如我国杰出的地质学家李四光教授指出的那样:“经过反复思考,千锤百炼,才得以奠定的成果,该是不可动摇的成果,该是前进路上的里程碑”

      理想的坚守,理解的万岁

     理想对于每个人而言既真实又模糊,它需要坚守来加以牵手,就如同“想到”到“得到”之间,必须要有“做到”的坚持,才可能有真实的成果握于手中。投身于地质研究的韩老,可想而知,对于那种行走于无人幽径、餐宿于野地荒原式的野外考察活动是何等的“熟悉”和“热络”呀。但是他却只是把那些艰辛和苦难淡淡的数语几句就带了过去,反倒笑笑的指着:铁锤、罗盘、放大镜,言称此乃地质工作者的“吉祥三宝”。而且,在这其中他自己通过多年的实践研究还有一个不小的成就呢——立体罗盘仪的发明,还以此收获了国家发明奖。立体罗盘仪是野外地质工作使用的一种磁性罗盘仪,其最主要技术特征是采用"⌒"形连接器和"┌"形罗盖,与罗体连成一体,使其具有三度空间测量性能的立体式罗盘,从而能应对各种复杂形状进行精确测量,且倾向、倾角一次同时测量完成,使用也较灵活、简便。其构造主要由罗体、罗盖和连接器组成,其特征在于罗体和罗盖之间是由连接器连结成一体。为此他也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在这次的交谈里,韩老的爱人董阿姨,一直静静的在我们的身旁默默的关注着我们的采访,清雅的就如同她当时着装的蓝底小白花那样素淡。想到这里我不免就把话题扯到了阿姨的身上,可是此时的韩老反倒腼腆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论及自己专业时的那份“口如悬河、滔滔不绝”,只是一句:“她给了我全部的支持”,这样简单的概括,可是我却已然读懂了这里面所蕴含的全部内容。而阿姨也在后来告诉我们,可能正是由于她也投身于韩老的领域,才会更加能够自然而又直接的去支持和体谅韩老的研究吧,并且身为地质绘图人员的董阿姨不仅在生活细节上给予了他无尽的关照和关怀,而且还在韩老的出书立著上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因为几乎韩老著作里所有的地质绘图都由董阿姨亲自操刀包办,真正做到了真实意义上的“贤内助”呀。在此我忽然联想到了“夫妻店”这个词,也许这就是他们成功的又一秘诀吧——默契!

      生命的感悟,学习的榜样

      而今的韩老本该是颐养天年、安享晚年淡定生活的时候了,但是年龄对他而言似乎只是一个数据的加法而已,对新生事物的追求和对自我思想的更新却一直固守在韩老的理念里,每当这个时候,他似乎立马就又恢复到当年那个年少青涩却又备足无尽思索勇气的热血青年样。

      在韩老66岁的时候,竟然只花了短短12天的时间就考下了汽车驾照,虽然说是有12天的时间,而事实上他仅学习了10天的时间:第十一天休息,第十二天上考场,Game也就此Over了。可想而知那个十天,那个每天6小时的实车演练,对于一个66岁的老人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更别提对于那些枯燥而又乏味的法规法则的背诵和记忆了,可这些都没有难倒韩老,就如同他在对待他所认知的学术问题一样严谨和坚韧。然而也正是由于他的这种求新求变的心态,才有了他今天学术上的成就和自驾出游的洒脱!而今韩老又醉心上了电脑这个“高科技”。自学——全凭自学成才,呵呵,想象一下一个七十来岁的小老头对着键盘瞎鼓捣会是一个怎样的“滑稽”场景,并且还是个出生自广州的非普通话为母语的老人,如何正确的拼写拼音便成了他新近的新课题,不过据说他已经小有成就了,真是着实的佩服他的好学之心呀。

      真挚的握手,离场的背影由于韩老的家就住在地质科学研究所里,紧邻着地质学家李四光的故居,所以在访谈的最后韩老特意带我们参观了一下这位大家的旧居,还特意让我们给他在李四光铜像前做了留影。对于韩老而言这位一样有着自己坚持的观点,并敢于质疑传统用气候推理说来演译第四期冰川结论的前辈,一直是他前进的动力和模板,而且他也真的就此实践着、秉行着、继续着,这就是中国地质人的“遗传因子”,似有而若含的挺拔!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