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19:54:09点击:

润物细无声 访中国青基会学生资助部部长汪文斌

      希望工程是中国公益事业的一面旗帜。在中国,很少有人不知道希望工程。今年,是希望工程实施20周年。近日,记者专访了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学生资助部部长汪文斌,从一个公益从业者的角度,透视这项伟大工程的一个侧面。也了解作为一名公益人,汪部长对社会公益事
业的一些思考和创见。

      记者:汪部长您好,首先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希望工程的最主要成就和您与希望工程的结缘。

      汪:希望工程实施20年,接受社会捐款40多亿元,援建了14000多所希望小学,资助了230多万名学生。这个数字是巨大的,曾经有一些中小国家的首脑到中国青基会访问,听到这个数字,吃惊得张大了嘴巴。数字是显见的,但希望工程对中国社会的影响远远超出了这些。它使人们知道了社会公益原来是社会化地动员、组织化地运行、机制化地发展——而不仅仅是一些人随心率性地行善;它使人们将扶助弱势群体视为社会责任和公民义务——而不仅仅是一时一事的道德升华和人生顿悟。这是中国社会以前没有过的。

      我是95年来到中国青基会工作的。事实上,89年希望工程刚刚实施的时候,我在兰化公司就投身希望工程,建设兰渭希望小学,这也是全国第二所希望小学。这种厂县挂钩的“兰渭模式”,是当时全国希望工程四大模式之一。

      来到中国青基会后,先后在宣传部、筹资部、项目发展中心、伙伴关系中心工作,现在学生资助部工作。谈到与希望工程的渊源,不能不提到两个人,一个是中国青基会原常务副理事长徐永光,一个是现常务副理事长顾晓今。可以说,徐永光给了我公益心,顾晓今让我成了公益人。能够见证和参与希望工程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我本人感到自豪和荣光!

      记者:希望工程有许多品牌项目,“读者林”和“圆梦行动”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也是近年来中国社会中很有影响的两个项目,您是这两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能否就这两个项目,谈谈您的运作之妙与独特创见。

      汪:您客气了。我们都是团队运行,我个人不过是团队中的一分子。既然您感兴趣,我就说说。

      记者:早就知道“读者林”项目,我周围的许多人都参与了这个项目。一本杂志、一个活动、一片树林,何以造成如此巨大的社会反响,您作为这项活动的发起者、组织者、实施者,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和体会?

      汪:环保项目,与希望工程不一样的地方是互动性问题,树不会说话。读者林就是解决了一个拟人化人格化问题,抓住了“母亲河”概念:乱砍滥伐,黄河上游植被减少,水土流失,读者林的广告是:“儿幼时,娘缺衣,娘羞儿不羞;儿长时,娘缺衣,娘羞儿更羞,儿为母亲织新衣。”读者林最著名的广告是“龙”,请北京的一个小学生,在中国地图上,把黄河画成了一条龙,源头是尾,入海口是头,有树林的区域有鳞,没树林的地方没有鳞,主题语是“黄河像条巨龙。巨龙没有鳞,容易受伤,黄河没有林,非常悲伤。”这就使黄河成了有生命、有伤痛的形象。广告发出后,群情涌动,许多人为母亲河织衣、为黄河龙疗伤,爱心如春潮涌动,捐款似雪片纷飞,最多的一天,中国青基会收到444份注明“读者林”的捐款单,发动全体志愿者录入,还有积压。

      当然,“读者林”的成功与《读者》杂志的广泛影响分不开,与《读者》工作人员的人文情怀和倾力投入分不开。否则,一本杂志倡导的公益活动,捐款近500万元,参与逾百万人,那是无法想象的。以后的“百家期刊读者林”也是读者林的放大和延伸。

      记者:“读者林”真是一个公益典范,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公益奇迹。我们知道,里边的故事不仅仅是您所介绍的这些。那么作为资助贫困大学生的“圆梦行动”,您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汪:不是我个人,是团队。“圆梦行动”的着眼点是帮助家庭经济困难大学新生“从家门到校门”,就解决这一段的问题。“圆梦行动”的成功主要在于它的公开透明。所有需要帮助的孩子的情况都在网上,所有的捐款人都可以在网上挑孩子,所有的过程都能动态显示,每一笔捐款都在网上公布,每一个捐款人都能够收到三条短信:捐款到达一条、结队成功一条、捐款拨出一条。一些国外的公益组织看了“圆梦行动”的运行后说,没想到中国的公益事业已经先进到如此地步。公开透明的运行吸引了非常广泛的参与,“圆梦行动”网站高峰时同时在线人数达到20万人,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致使网站塞车无法运行。

      “圆梦行动”的成功还来自于中央电视台“共同关注”栏目不遗余力地推动,使之成为一时的社会热点。许多知名企业参与活动,如百胜集团、可口可乐、诺基亚、真维斯、天狮集团、平安保险、嘉里粮油等等。

      当然,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一些小情节。我们为圆梦学子专门开了一趟从广西到北京的“圆梦专列”,当时我在车上。有一位家长要陪孩子来学校,因为孩子是第一次出远门。上车一看,什么都安排妥当了,他中途就下车了,说,我的娃社会管了,我不用担心了。

      记者:真令人神往。您从事公益事业20年,做了那么多的项目和活动,现在又负责全国希望工程的学生资助,有什么体会和认识与我们分享?

      汪:呵呵。事情做得不太多,体会到有一些。

      我认为做公益,比较重要的是,一切为了受益人的需要,一切为了受益人的改变。现在中国的公益还是一个严重短缺时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有什么而不是要什么,比较忽视受益人的需求,至少是忽视了他们最重要最迫切的需求。我觉得这是个根本性的问题。公益的重要原则是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受益人的需求是公益事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一切要以之为转移。

      另外,做公益的方式应该是“使者”方式,是“服务”方式,不是施舍,不是怜悯,不是强加于人,不是居高临下。上善若水,润物细无声。当公益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常态,成为一种生活方式,那时将是所有需要者和帮助者共同的节日!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