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19:53:59点击:

专访东方猴王徐培晨:心系故土的赤子情怀

管你可以腾云驾雾,
                   
七十二变取经路上降魔除怪得道成仙
                  而且可以纵身十万八千里大闹天宫
                 但你不会忘记一个地方——花果山
  大鹏展翅也有落地之时
  树高千尺也有落叶断枝
           走出大山的孩子终会回望大山
        故土的乡音会伴随你到永远

  

      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那里面有个美猴王孙大圣。他表现出的猴态令人回味难忘。而在现代中国画坛有个叱咤风云的画家。那就是有东方猴王、猴仙等美称的南师大美术系教授徐培晨。徐大师之画笔不亚于孙大圣的金箍棒。出神入化的画技让人深感别样精彩的猴子世界,那么幸福,美好。轻毫笔锋点入人心深处!

      徐培晨画笔下表现的猴子有情有意,以栩栩如生的画中猴子生活来折射人类生活。人们从他独步当代的画技画法中体味到和谐生活。

      可有谁知道他内心深处却想当一位有着木讷,憨厚,善良性格的农民。他不仅在画中表现对人们幸福生活的渴望,在现实中也多次从自己不多的艺术创作资金里拿出钱来捐给贫困学生。徐培晨起身于微末,他个人的童年经历是很苦的!以致他成为引一代画猴风骚的国画大师,而且心中仍有当初的土地情节!

      徐培晨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兄弟三人至今在家务农。辛苦一年有万元收入已是奢望!有人会疑问徐大师,他为何不把四五十万元的修路款分给兄弟们!让他们少点生活的劳苦呢?务虚名而去实利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原因?

      2008年11月26日,修路竣工典礼时,笔者有幸一睹大师风采。他打开了话匣子,聊起了他不平凡的一生!回金陵后笔者也多次打他手机请教修路的疑问。最后笔者通过与徐老师的深入交谈才知道他心中有一种难以割舍的赤子之心!

      独自在外背井离乡的人都有那种强烈的思乡情绪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乡音常令他们热泪盈眶!可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多少年来,陆少翁一首还乡诗,引得多少天涯孤旅的共鸣啊!

      中山先生的国民党与祖国相隔大海而怀家情怀日久弥深!这与徐老师的情怀不是殊途同归吗?徐培晨在家乡修路,独建一桥名“猴王渡”!可能意有所寄吧。

      现今徐教授名气很大,字画是国宝。有人虚传他卖给日本人一幅画一百多万,可想他收入之高可他却说那不是我所追求的!

      他是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其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及出国展览,有的作品获优秀奖、荣誉奖、金奖及第一名。党和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李鹏、李瑞环、李岚清及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皆收藏其作品。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香港收藏家画轩等地举办个人画展。2000-2004年在全国33个省会、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举办“万水千山总是情-徐培晨国画猿猴全国巡回展”。2004年3月7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作专题报道《东方之子·徐培晨》。

      其成就被载入《1949-1989中国美术年鉴》、《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世界现代美术家词典》和《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之中,其出版个人画集多部,发表论文多篇。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大公报》、《美国国际日报》及中央电视台等皆推出过专题报道,给予高度评价。

      猴王,猴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无意称王

      笔者:徐老师,你1951年9月出生于江苏沛县朱寨张柳庄三队一农家里。可说你干过农活。并因你不爱说话。弟兄四个排行老三。别人称你为"三哑巴"。你是不屑于与别人交谈吗?你对今天有如此成就感想如何?

      徐培晨:呵呵!说起三哑巴!挺让人回忆那段生活。我没有一点看不起别人的意思。儿时的我很老实,又专心于画画,别人就闹着玩的叫我为哑巴。说到现在取得的一些成绩。又过誉的称为东方美猴王,猴仙,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无意称王!

      笔者:徐老师,你画猴的本意是什么?不管你有意或无意,既然称王了。也就有名气了。在现实生活中,名和利是如影随形的。你对名利双收是如何看的?

      徐培晨:哈哈!你提的问题挺尖锐的!说到猴子,猴子了不得!看我表现猴,其实是表现人。对于猴子,我觉得它是我家里人。我看到耍猴的,我心很难过!觉得被人玩了,耍了。

      记得我一次到峨眉山写生,见到大群的猴子。有人是怕猴子的。猴子也怕他。我不怕猴子,成群的猴子拥过来的时候,我用带的花生米,水果等给他们吃。猴子觉得你对他没有敌意。猴子觉得你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站着不动,猴子把我当成一颗树,身上爬满了猴子。在其中我看到了各种神态、动作的猴子。它给了你一种美妙的,不可言传的创作欲望。我于是立志画猴。

      还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那是在黄山写生。我见到一个小猴突然尖叫。一看是毒蛇咬了它,众猴都挤上去把蛇尾巴都拽断了。母猴抱着小猴发出低吟,像人类低泣一样。那时天气很热。母猴抱着小猴不丢掉,发臭了也不丢掉,表现出一种母爱。她觉得小猴睡着了,怎么也唤不醒了呢?我觉得她和人类一样,希望它醒来。可是再也醒不来了!

      于是我画猴有一个主题。让猴子置身于山水之间。体现与大自然的和谐。表现猴子生活时也表现其和睦幸福的生活。表现它的扶老携幼,它的喜怒哀乐,而不表现血淋淋,相互争斗的场面。我想通过我的艺术作品来引导人们追求和谐幸福的生活,远离战争,远离争斗和各种欺诈。也就是全人类应抛弃争斗,共同在绿色地球上创造幸福快乐的生活。我用手中画笔去呐喊!猴犹如此。人争斗又何以堪!我不片面猎奇,表现血腥争杀。不会因为金钱去放弃我的画猴主题。

      谈到名利。我承认有名会使画作有高估价。我想这可以更好的扩大影响,以使我画猴的本意得到更好展现。对此我不想多谈。走自已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我永远是家乡那个三哑巴

      2004年翰海拍卖公司2次拍出(4尺整纸)3.8 5万元,2005年.《幽谷瑞雪》为江苏省电力公司购藏(18万元)。《戴月图》皓月中悬,山林静寂,珍稀的达依安娜猴成群依偎在千年古树之上似在欣赏一轮圆月。从猴子的神情到历历可见的毫毛,无不刻画得细腻精致,画面给人以一种宁静的艺术情境。该作品参加全国“和平、环境、未来”美展获优秀奖,随即又赴美国展出。

      笔者:徐老师,你今年近60岁了吧。你不平凡的一生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在国外也很有影响。你的画作拍价很高,您收入很高。有人说你一幅画卖给日本人售价高达百万元,你接济过贫困大学生,出资40万家乡修路,同时又因县广电局纪检书记燕宪芳的帮助,斥资10万元给张柳庄家家安上有线电视等等。你为什么去做这些?你不怕别人笔者:徐老师,你今年近6 0岁了吧。你不平凡的一生说你故意做样子吗?

      徐培晨:是取得了一些成绩。画作售价有提高,收入也增加不少。我没有否认这些。其实,我很惭愧的是没有为家乡父老多做什么。仅仅是皮毛而已,不足挂齿!对社会的奉献也有限。对我的学生也关心不够。这些都是应该加强的。至于别人说做样子,那请也做样子看看。哈哈!都做样子也好啊!

      笔者:徐老师,你现在回家乡有衣锦还乡之感吗?

      徐培晨:没什么衣锦还乡的。家乡的父老乡亲,都让我感到一个离家多日的游子又回家了。家中有我的兄弟亲人,和他们在一起,我又成了在家时的三哑巴。拉拉刮,谈谈多年来的生活。毕竟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有空真想多住些时日。每次回家,还没亲过来就要离开了。每次都忍不住悄悄落泪。

      心系故土的赤子情怀

      笔者:徐老师,你兄弟三人至今在家务农。辛苦一年有万元收入已是奢望。你为何不把四五十万的修路款分给兄弟们!让他们少点生活的劳苦呢?有人说务虚名而去实利。这是什么原因?

      徐培晨:独自在外背井离乡的人都应该有那种强烈的思乡情绪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的乡音常令他们热泪盈眶!可谓,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说到我的故土情怀。我很明了的讲那是很纯洁的!那是一种赤子情怀。如刚出生的婴儿(赤子)一样。不夹杂任何的功利性质。特别是在家里的大哥,二哥,四弟。他们都是很理解我,很支持我的。

      2006年,我的多年卧病在床的母亲离开了人世。我回家乡奔丧时,当时风雪很大,道路泥泞不堪。善良的父老兄弟们给母亲送殡时,许多人因路滑摔倒了,双脚都浸在冰凉的雪水中。一个个顶着刺骨的寒风毫无怨言的把母亲安葬了。这让我很感动。我无论如何也要为他们做点什么!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我自己才出了点钱修个水泥路。使他们不再受苦,这仅仅是皮毛而已,不足挂齿!我以后还耍加强的!

      谈到修路时,村里年近八旬的老人郭永祥、郭永心非常热心的跑前跑后全程监工。我大哥,二哥,四弟,侄子还天天晚上看护刚完工的路面。虽然路修的有点毛糙,但他们也尽力了!他们说我为家乡做了好事。他们很光荣。我是张柳庄村人的骄傲。同时,我也被人说出风头。也有人说我憨傻。我是吃亏了。其实,我心里真的很踏实!我是觉得我没有吃亏也没出风头!他们以后会理解我的。做人要厚道,是我的原则。

      我最佩服文学泰斗郭沫若先生。他是一位才华横溢并富有激情的诗人。他从日本留学归国时,曾在祖国故土的大地上打滚亲吻泥土,他对故土的感情与我是有共鸣的。我回家乡时常坐在家乡的土地上,手抓一把土,拼命嗅着它芳香而又久违熟悉的味道,情不自禁的会流出激动的泪水。故乡情也是缠绕我一生的深沉的情感,我用包装一些土带在身边,走到哪里看一看都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至于我为什么不把钱给兄弟们,是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自食其力很光荣。他们有什么能力就吃什么饭,我不会用我的个人资金干扰他们谋生的。对此他们也很理解,他们全力支持我修路做好事,从没有半点怨言。

                                                                              来源:赤子杂志社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