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20:25:54点击:

河南美女校长大爱无疆 张素华从卖黄豆到羲皇校董事长

      清末山东千古奇丐武训,吃尽人间苦乞讨一生办义学,光耀九州岛。今日河南奇女子张素华,历尽世上难借债八年办学校,感人肺腑。

      上学难
     
      武训(1838-1896),山东今冠县人,自小家境贫苦,7岁丧父,随母乞讨为生。每次随母路过学堂时,武训都要驻足良久,偷听读书声,遭到塾师呵斥后痛苦万分。14岁武训当佣工,经常受欺侮。在地主李廪生家,辛辛苦苦干三年,领工钱时,李造了假帐,欺武训不识字,谎称工钱早已支度完毕。武训据理争辩,却被诬为“讹赖”,并遭毒打。气得他口吐白沫,大病一场,在破庙里一连三天不食不语后,彻悟以往受尽欺辱,皆因吃了不识字的亏。像他这样的穷人还有很多,如果不念书,穷人永没出路。于是他立志以行乞办义学,“使贫苦人家子弟无钱也能读书,读了书不再被人欺”。

      无独有偶,百年后的河南周口淮阳美女子张素华,家境贫困,念到初中不得不辍学,十几岁,正是武训乞讨当长工的年龄,小素华到供销社打工。年底,单位要写总结,要她写,她写不出,倍受指责,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因文化太浅,无可奈何花落去,流水无情面无颜。她像武训那样,几个昼煎夜熬后,一下子大彻大悟,要想人前不低头,必须有文化,自己要提高文化,自己的孩子要有文化,农民的穷孩子要有文化。要文化,就得办学,办穷孩子上得起的学。办学就得有钱,而且要一大笔钱,凭在供销社打工挣的这点钱根本办不了学。

      办学难 

      武训办学的钱都是乞讨而来。咸丰九年(18 59),21岁的武训开始行乞集资。他手持铜勺肩背褡袋烂衣遮体,边走边唱边乞讨,足迹遍及鲁、冀、豫、苏等地。他将讨得的较好衣食卖掉换钱,而自己只吃粗劣、发霉的食物和菜根、地瓜蒂等,他边吃边唱:“吃杂物,能当饭,省钱修个义学院。”在行乞的同时,他还拣收破烂、绩麻缠线,边绩麻边唱:“拾线头,缠线蛋,一心修个义学院;缠线蛋,接线头,修个义学不犯愁。”他还经常给人打短工,编歌谣唱给主人听。给人家推磨拉碾时,他学着牲口的叫声唱道:“不用拉不用套,不用干土垫磨道。”他还为人做媒红,当邮差,以获谢礼;表演竖鼎、打车轮、学蝎子爬、给人做马骑等,甚至吃蛇蝎、吞砖瓦,以取赏钱;将自己的发辫剪掉,只在额角上留一小辫,以招徕施舍。

      张素华办学,一个风华正茂的端庄女子,再缺钱办学也不能像武训那样去乞讨。她办学的第一桶金是靠做黄豆生意赚来的。淮阳产黄豆,北边一些地区缺黄豆,她凑了一些资金,和几个司机合伙,在淮阳购买黄豆,拉到北边卖,赚了钱平分。一个弱女子,风霜雨雪商场险恶,她闯过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经过几年艰苦奋斗,终于有了6 5万元。她喜悦地看着这天文数字般的钱,想着办一个什么样的学校。淮阳是人文始祖伏羲从甘肃天水迁来活动和建都的地方,风景秀丽,人文底蕴丰厚,古称宛丘陈,历史源远流长,名胜古迹众多,是举世公认的“羲皇圣地、万姓之根、华夏龙源、陈氏祖庭、北方水都.”

      淮阳人口达130万,学生有20万,由于学校少,有的班人数竟然达80 到120个学生,每年初中毕业生就有一万多,穷人的孩子占比例很大,所以建校就要建小学、初中、高中一条龙。张素华想办一个有学生2000到3000人的学校,这就要建一个教学楼,一个宿舍楼,一个办公楼和食堂餐厅,还有操场和其它设施,算下来要400 万元。想法和实践是有一段相当的距离的,她的65万看来只能是杯水车薪。

      万事开头难,钱少有钱少的办法,先办个简陋的学校。办校初,租校舍、买设施、招员工、请教师…… 65 万很快就花光了,资金还差100万,怎么办,借。先向一起做生意的朋友借,向一个做葱蒜生意的朋友,一下就借了30万。借了朋友借亲戚。亲朋好友都借遍了。公元2000年秋天,学校终于办起来了。校名尚华,是支持她办学的老公和她的名字各取一字。开学那天,张素华看着一个个天真无邪充满阳光的脸庞,看着一双双清澈如水渴望读书的眼睛,她心潮起伏泪水禁不住流下来,她轻轻拭去泪水,含泪而笑。

      没钱难

      学校办起来了,过去从不缺钱花的张素华突然感到没钱的难处。前不久,她为学校事请两个人到饭店吃便饭,一共要2 8元,她把包翻了个底朝天,只有2 5.5元,她尴尬不堪,急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一次,她要去郑州,汽车要加油,一摸,包里没钱了。她回到家对妈妈说:“妈,我的门钥匙找不到了,你先给我拿500元。”

      又一次急用钱,她忙到家里,到处翻钱。最后在老公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兜里翻到50 00元,她如获至宝拿了就走。

      一次该发工资了,账上钱不够,老师的工资是必须按时发的,那是他们养家糊口的,张素华找到一个老同事说:“大爷,有钱吗?我要借点。”老人说:“你办学收那么多学费,咋没钱呢?”她说:“大爷,你不知道,我们学费收得低,许多家庭生活困难的学生不收学费,还给补助,这么一来钱就不够了。”老人明白此事后,说:“我这有3800块钱,是准备下个月给女儿买房用的,你先拿去用吧。"张素华激动地接过钱,用这钱发了两个教师的工资。

      没钱难,没钱难,没钱憋倒英雄汉,常使素华泪涟涟。

      借钱难

      开头难,想不到开了头后更难。开学了,需钱的地方像筛眼一样,漏起来没结没完。为了提高教学质量,学校需要添置一批电脑,急缺20万元,可账户上是赤字,旧债未还,又添新债,张素华急得眼睛都发蓝了,怎么办?,除了借没有别的法儿。向谁借呢?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无法再开口了,她忽然想到一个人曾说过支持她办学,想到这儿,她立刻驱车找这人。车到人家门口,她抬脚要下车,忽而又犹豫了,支持办学这事,人家要是说说而已咋办,她把放下去的脚又收回来了。但想到孩子们渴望求知的眼睛,想到教师们企盼提高教学质量的心情,她又把脚抬了起来,向下迈去。就在又向下迈时,每次借债,债主冰冷的话语,冰冷的脸色,使她进不得退不得,她恨不得把地扒个裂缝钻进去,那尴尬的场面又浮现在脑海,今天再碰到这种局面如何下台,她不敢想下去了。下车还是不下车,她的心里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一方面20万购电脑像泰山压顶,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又一方面,借款遭拒又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她的脸。她楞在车门口,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她觉得委屈,一种莫明其妙的悲伤涌上心头。无声的流泪变成了大声的抽泣。看着她感情起伏剧烈的变化,在一旁的司机不知所措,等她哭够了,哭完了。擦干眼泪,她咬着牙,硬着头皮下了车,这次还不错,借到了钱,利息1分5厘,一个月还。

      这样的尴尬,八年来像鬼魅一样,与她形影不离。为了穷孩子,为了办学,她时时刻刻处于高度紧张中,有时紧张得她突然呆愣住了,不知自己是谁,自己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

      在她的努力下,现在学校已配备了微机室、语音发射室、播音室、复印室、发射功能复读机。现代化教学手段逐步在完善。

      租房难  

      同治七年(1868),武训将分家所得3亩地变卖,加上历年行乞积蓄,共210余吊,悉交人代存生息,而后置田收租。他唱道:“我积钱,我买田,修个义学为贫寒。”在他49岁时,已置田230亩,积资3800余吊。这在当时已经是相当的财力。光绪十四年(1888),他花钱4000余吊,在堂邑县柳林镇东门外建起第一所义学,取名“崇贤义塾”。他用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来实现他的理想。

      张素华凭一弱女子之力,短短几年不可能有那么雄厚的办学财力,她不能像武训那样等三十年后再建校舍办学。因此她只有先租房办学。租房难啊,租不到能装下一千多学生的校舍。她几经周折,租下一个工厂的办公楼。在教育局老局长的帮助下,她又租下了淮阳西城区陈州路西段原特殊教育学校的大部分校舍。

      寄人篱下有苦难言,有了房,房租贵且不说,而且房租年年上涨,收点可怜的学费,有时连房租都付不起。由此而发生一些闻所未闻令人想不到的事。去年,学生们下课了,要出校门,发现校门被锁上了,出不得进不得,学校一片哗然。一个个花儿般的小脸紧紧贴在铁栏大门上,望着校外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令人凄然不止。原来是学费没有收上来,房租没能及时交,房主把校门用铁链锁了。张素华得知消息后,急得差点晕过去,她赶紧四处借钱,保证一周内交上房钱,这样房主才开了锁。这种事,这几年已经发生四次了。

      租的房,就不能讲条件好坏了。在淮郑小河沟边的主校,校墙墙皮脱落,像武训乞讨所穿褴褛的百衲衣,令人凄凉心酸。进了教学楼,光线暗淡,孩子们在阴暗的走廊里,人影幢幢,视力要受极大影响。教室的门都已很陈旧,有的门开裂,有的门上有碗大的破洞,从洞中望去,一张张可爱的小脸像一个个灿烂的小太阳。从破洞中还可看到课桌也已相当破旧,不少课桌已缺胳膊少腿,桌帮成洞。三楼的学生宿舍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学生宿舍,80多个学生共居一室,放洗漱用具的桌子,破得收废品的都不要,陈旧的木制上下床密密麻麻排列在一起,像多米诺骨牌。莫说北京金碧辉煌的贵族学校,就是与北京的监狱比,也是天壤之别。在这里上学生活的农民孩子做一百个梦,也想象不出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张素华每天一到学校,心里就难受,一定要改变这种状况,富人和穷人的孩子都是伏羲炎黄子孙,都是民族的未来,都有享受美好生活、教育的权力。她经过难以想象的努力,终于在万亩湖畔争得62亩建新校舍的地。现在只要有了钱,就可以改变现状,就可以让这两近千名农民穷孩子进入天堂般的环境学习生活。想到这儿,她的工作充满了动力。

      求师难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自古以来可以无校,但不可以无师。尚华学校现在有一支精干的教师队伍,这队伍来之不易啊。

      2004年6月6日,正是要进入高考的紧张时候,突然从公立学校借的语文、数学、外语、物理教师执行该校决定,不能来民办学校上课了。学生们像一群没有主人的羔羊,乱哄哄的不知所措。张素华急得嘴里起泡,浑身发烧。她东奔西跑四处求救,两天两夜吃不下东西。后来在老教育局长朱局长的帮助下,河南第一高中的王校长选了1 2个好教师支持救火,才度过这一难关。

      武训办学时,亲自跪请有学问的进士、举人任教,跪求贫寒人家送子上学。开塾那天,是武训最幸福的日子,他面带笑容看着塾师开课,他在学生的朗朗书声中得到一种无以言喻的满足和陶醉。学生不收学费,经费从武训置办的学田中支出。

      每逢开学时,武训先拜教师,次拜学生。置宴招待教师,请当地绅士相陪。当塾师入座以后,武训则退到门外,恭恭敬敬地站着。他每每等塾师吃完,才去吃剩菜剩饭。

      张素华为了聘请到好教师,稳定师资队伍,像武训那样,非常尊重教师,学校实行高工资高福利,工资高于同类学校,住房给予照顾,她为全校教职工购买了西服、保暖内衣、羽绒被褥、夏凉被、高级毛毯、优质大米、精粉白面……节假、病中去探望教师。

      高三年级的赵、张、阮等四位中青教师,待生如子,认真教学,使毕业生都进入了名牌大学和重点学校,为了感激和奖励他们,张素华自己出钱,为他们每人花3000多元,各买了一辆他们急需的高档名牌摩托。

      如此尊师,吸引了大批优秀教师来任教。她经常到教室门窗外,看着心爱的教师认真地给花儿般的孩子上课,她觉得她是周口最幸福的人了。

      大爱难

      一位科学家把写有“爱”字纸片放到水珠上,冰冻到零下35度,再回升到零下5度,水珠结的冰花分外美丽。把“恨”放到水珠上,结的冰花很难看。两种冰花放大巨幅图现展挂在东京地铁。人的身体70%是水,当得到爱时,人就会变得非常美丽。

      张素华大爱无边,把无限的爱都奉献给了孩子们,使孩子们的身心都变得越来越美丽。张素华的爱是细腻的,像春雨润无声。有个叫徐艳琴的15岁的女学生,家庭生活非常困难,她的农民父亲从十几里外来看她的时候,骑着一辆除铃不响哪儿都响的旧自行车,赤脚趿拉着一双破拖鞋,鞋绊还断了。徐艳琴每天的午晚饭是五毛或一元的一个或两个馒头,再喝点茶炉水就行了。看她这么困难,张素华替她付了1200元的被褥、军训服装等费。一天把她叫到办公室,送了一件300多元的短袖绿紫色名牌港衫。女孩子默默接过港衫,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爱美之心女孩皆有,但穿件名牌衣衫,对她来说那是痴想,她多少次在街上,目不转睛羡慕注视着城市女孩的漂亮服装,什么时自己也能漂亮一下过把瘾,但只能望衣兴叹,咽咽口水,今天美梦成真了,叫她怎能不心跳。她悄悄回到宿舍,小心地换上港衫,哇,人在衣服马在鞍,灰姑娘一下子变成了小天鹅。张素华的爱像阳光点燃了她的生命火焰。从此,徐艳琴像火凤凰一样,在知识的海洋展翅飞翔。后来她考入信阳师范,变成一支为孩子们燃烧不熄灭的蜡烛。张素华的大爱像春凤,吹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温暖着每个花朵的蕊心,使花儿越开越艳美。一天,16岁的高三女孩孙宁请假外出去县城,张素华问她干什么去,她说,她牙齿突出,去美容咬牙印整牙。张素华让她坐自己的汽车,把她拉到县城西关,掏200元咬了牙印。后又掏200元为她整了牙。以前孙宁在人前说话,总要用手捂住嘴,这以后,她再也不用捂嘴了。后来她考上了商丘师范。

      学生齐秋燕家庭生活贫困,要辍学,张素华免了她的学费,还每月补助她生活费。

      学生高雪莲在农村家中洗澡,中煤气被烧伤,在学校学校为她掏了6000元治疗费后可以用左手写字了。冬天,有三个学生没有棉衣,冻得直哆嗦,她见了,立刻到商店买了三件羽绒服,这三个学生都进入了重点大学。

      几年来,张素华为20 0多贫困生减免学费8万多元。

      张素华对学生的大爱是超过时空的,学生离开了学校仍然可以得到她的母亲般的关怀和爱护。淮阳鲁台镇的贫困生郑斌考上北京交通大学,假期回家,张素华把8 0元路费给了他。又放200元在他包里给他爸爸看病买药。郑斌返回时,张素华又给他500元,并买了车票和一身衣服。为他交了8000元学费,每月还寄去300元生活费。张素华一再教导他,大学期间不要恋爱,要考研究生。为了能及时联系、检查和督促他的生活学习,张素华还寄去400元,让他买了小灵通。郑斌买了小灵通后,立刻激动地打电话给张素华:“姨,我能随时和你通话了……”。

      大爱无疆。名振全国的焦作贺延胜的爱是奉献给自己的亲人,让他们活得好些。而张素华把爱给了无数与她毫无亲缘关系的贫困农民、职工、民工子女,而且让他们成为民族的希望、脊梁。

      建楼难

      光绪十六年(1890),武训资助了证和尚230吊钱在今属临清市的杨二庄兴办了第二所义学。光绪二十(1896),武训又靠行乞积蓄,并求得临清官绅资助,3000吊于临清御史巷办起第三所义学,取名“御史巷义(今山东省示范化学校临清“武训实验小学”)。

      张素华付出不比武训少,然而现在有地皮了,就是缺钱不能建成自己的学校。其实,建楼一期2000万,用收的学费几年就可还上。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企业家们,难道就没人为了我们的贫困子孙教育而先贷借给张素华2000万吗。

                                                              来源:赤子杂志社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