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纪事/CULTURAL CHRONICLE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纪事

2015-03-20 20:49:32点击:

公款消费停“供血” 年会经济“大跳水”

\
 

新华网上海1月15日电(记者周琳、陆文军)订单减少、歌舞简化、抽奖取消……在贯彻落实八项规定和反“四风”背景下,蛇年岁末的“年会经济”明显趋冷,以至热衷于“年会经济”的企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流”,产业链每个环节都受到了冲击。

  分析人士指出,以往年会大多是靠公款消费支撑的,随着反腐败力度的加强,畸形消费难以为继,靠“年会经济”赚钱的企业需要重新寻找市场支撑。

每年开开会,花费上万亿?

  我国过去每年会议花费有多少,很难有一个确切数字。中国会议酒店联盟组织2011年编写的《中国会议蓝皮书》指出,我国每年举办各种会议数以万计,包括公司、政府、事业单位和社团四大类会议,经济产值上万亿元。

  每逢岁末年初,是各种会议的“高峰期”,企业事业单位的答谢会、团拜会、交流会等年会不断,高档酒店吃“蛋糕”,相关行业随之红火:礼服租赁价格上涨,主持人邀请一场接一场,演艺公司不停接活,策划公司方案不断……

  一位年会策划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前两年一到年底,人手不够用,一些企业、事业单位出手阔绰,只要领导满意,不怕多花钱,有的年会办得很大,还请一些明星来演出,我们的生意好得不得了。”

  根据测算,一场几百人的年会,仅策划、灯光、会场布置就得十万元,加上五星级酒店的餐费、服务费,再加上抽奖和员工福利,一场年会几十万元也是常有的事情。

  上海一家单位办公室主任说,单位有四五百人,搞年会是一年中的大事,因为职工多,一般分两次操办,办公室忙活得很,即便不奢侈,办年会也得花费十多万元。

  一位商业银行工作人员介绍,以前金融机构办年会很排场,有的在五星级酒店举办,邀请专业演员前来献艺,包括抽大奖,花费惊人;还有的银行分行、支行也办年会,一等奖有时是金条,出手非常大方。

泡沫吹破了,年会“大跳水”

  今年以来,地方部门、企业事业单位的岁末年初团拜会、答谢会大幅减少。一些想从“年会经济”中大赚一把的企业,从鲜花预定、酒店经营、礼品采购到策划公司等,几乎都遭到“重创”,行业泡沫随之破裂。

  首当其冲的就是礼品行业。“年会经济这块,我们的业务是绝对冷清。”礼品采购服务商恰恰网宗海波说,这和大环境有关,年会收入下降了三到四成,不仅政府部门采购礼品减少,企业也有所下降,国企下降更为明显。

  餐饮业也遭遇寒冬。“以前一到年底,天天是饭局。”一位行业协会人士说,现在离春节也就二十来天,自己还一个饭局没有参加过;后面虽然有零星饭局,“基本上是朋友聚会,以前那种花费很大的会议,现在搞不起来了。”

  上海餐饮烹饪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金培华说,年会酒店预订大大下降,其中商务宴下降一半,政务宴下降更多。“去年是年会退订潮,今年干脆不见了,至少下降七八成。”

  记者采访发现,以商务宴为主的酒店纷纷调整策略,改为吸引婚宴和家庭聚会。一位高档酒店负责人感叹,“靠年会、庆典冲业绩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上海某大型餐饮连锁企业董事长说,以往餐饮业是稳定发展的行业,增长率维持在20%以上,但今年首次出现了负增长。“办年会当然对餐饮企业是很好的盈利点,但奢侈浪费的确严重,有的一桌菜剩很多,大半桌人已经喝醉,这种风气很不好。”

  另一家五星级酒店负责人认为,“‘寒流’来袭,高档酒店受冲击最大,有的只能靠卖团购产品争夺市场,过去一桌酒水七八千元,现在最低团购价,一桌才七八百元。消费水准下降,生意反而增加。”

终止变味年会,企业需寻找新支撑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余南平认为,以往的年会“泡沫经济”特点明显。办年会成了年底突击花钱的途径之一,借机公款吃喝、购买礼品、以年会名义搞旅游、分福利。办年会也成为企业联系官员的“润滑剂”,邀请一些利益相关者“捧场”,变成一场“公关会”。

  公款消费对豪华年会停止“供血”,给业内人士带来警示,畸形消费毕竟难以长久,常态消费的市场潜力有待开发。

  上海商业信息中心首席研究员齐晓斋认为,从正常的礼尚往来,变味成人情、关系、公关,年会经济的“泡沫”已经沉痼多年,积弊已深。一朝泡沫被击破,难免可能出现暂时不适应的情况。

  但长远来看,常态消费包括大众消费的潜力很大,年会遇冷是行业健康发展付出的阵痛代价,相关企业应该尽快转型,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这么严重的影响,行业始料未及,肯定要死掉一批企业。”余南平说,然而转型是必须的,退出是在为正常的消费市场找到平衡点。餐饮企业需要向大众化餐饮、婚宴、家庭宴会转型,一些畸形消费必须抛弃。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