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19:54:58点击:

袖手妙笔舞丹青 残石楼主人郭京学印象

      步入残石楼,仿佛远离了喧嚣的红尘。风啸啸、雨飘飘、鸟依低语;兰幽幽、石静静,墨香袭人。集篆刻、绘画、书法艺术成为一身的郭京学,就在这里挥洒睿智,让神思行走在天地之间。

      石趣:石不能言最可人

      在军事博物馆的一次画展中,郭京学一方汉印屈曲回绕、匀称刚毅,残缺之处浑然天成,得到了同行们的交口称赞。有人问:这方印是用青田石所刻?石料一定价格不菲。郭京学笑道:此乃京西山上普通大青石,分文未花,全是拣来的。

      郭京学学习篆刻纯出偶然。那年画展,古文字专家、篆刻大师康殷看着郭京学的山水画频频点头,然后不无遗憾地告诉他:“印章的字是这幅画的败笔。好作品的画与印章是一个的整体,缺一不 可。”

      “求人不如求已。”康先生一席话令执着艺术的郭京学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篆刻艺术学到手。”从此,郭京学与石为伴,在书写着沧海桑田的石头中,找到宁静、刚毅。

      兰馨:来不相知去不留

      郭京学画案前两珠幽兰为他所爱。在艺术的道路中,郭京学就像那空谷幽兰,飘逸、洒脱而谦和、真诚。

      郭京学打小就爱画画,简笔画、水彩、素描……在流动的色彩与静止的线条中,郭京学找到一生所求。他庆幸的是,这一生做了自己最愿意做的事情:书法颇得欧体和魏碑之精髓,其字点画劲挺、笔力凝聚;稳健中孕育飞扬,规矩里彰显动感;花鸟、人物清新隽逸,笔触细腻、匠心独运;山水画泼墨、工笔技法相容,立意高远、心怀虚谷。画如其人,人如其画。郭京学的品格似兰若画,始终保持着谦逊、平和的心态。

      认识郭京学的人知道他爱“较真”、太“死板”,对于自己的作品严格到苛刻状态。创作一幅工笔画需要很长时间,一遍色、两遍色,三遍、四遍、五遍,一道程序都不能缺少。如果因为最后盖章盖歪了而破坏了整幅画的美感,郭京学会毫不犹豫地把几个月的心血之作撕掉。“连自己都不满意的作品,怎么能拿于人看。”也许,郭京学不是高产画家,但人们可以从每一幅作品严谨的笔触、线条中,读出作者对艺术的敬畏与执着。

      淡泊之心寄寓于袖手妙笔,书品画品融汇在人品性情。除了对艺术的较真外,郭京学某些“放任”的行为又让同行大跌眼镜。网上、画室中的作品的润格,是每一位作者关心的切身利益,可郭京学却从不计较,“尺寸多大卖多少钱”、“给他多了给我少了”的从不过问。有人说:“你傻啊,该你赚的钱不赚?”郭京学报之淡然一笑。

      道不同者不与为谋。郭京学不屑某些同行为了多卖作品而投机取巧的行为:“既然是作品,就得精益求精。为了节省时间多卖钱而草率行事,既是对他人的不负责,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这样的人不能称之为艺术家,只能说是书画商人。”

      美字美画美金石,品事品情品人生。郭京学清雅高远,独领风骚。

      茶品:陶陶任性一生间

      琴瑟绕梁,茶香弥漫。郭京学时常邀上两三友人静坐在自家精心布置的茶桌前品茗论画,在悠闲中体味人生况味。

      茶海苍茫,茶香芬芳,郭京学犹喜观音王和大红袍。在从容不迫的茶艺中,功夫茶特有的清香沁入心脾。每天早上4时半,郭京学都会沏上一壶茶,静静地闻香、品味,宁静的思绪中,新作品的蓝图在头脑闪现。

      长年的艺术探索,使郭京学在绘画、书法、篆刻方面成绩斐然,得到诸多名家的指点与首肯。书法篆刻家、古文字学者康殷、王十川及国学大师启功先生分别为郭京学的画室提名《石鼓斋》、《石斋》、《石骨斋》。有人说:“你有这么多名师作为坚强后盾,早就应该名声大噪了。”但直至现在,郭京学还没有出过一套作品集,他坚守自己的信念:厚积而薄发。盲目而过高地对自己价值的认可,是对艺术的亵渎,是浪费生命、浪费岁月的表现。郭京学坚信: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每走一步,都要对以往的学习有继承有创新;人品加艺德,才能体现在艺术作品中的价值,才能进入到真善美的最高境界。  

      所谓的“丹青难写是精神”。为艺术而生、传国学精粹的郭京学在推崇艺术价值中,执仗正义。虽然年过半百的郭京学正在艺术的顶峰泼墨精彩,但他依然对真善美的精神境界孜孜以求,无怨无悔。

来源:赤子杂志社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