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DYNAMIC NEW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新闻

2015-03-20 19:53:47点击:

听雨堂主,古玉情缘 访“听雨堂主人”徐强

没有文字的历史也是历史
没有掌声的人生也是人生
    选择孤独的人必有孤独的收获
    每一片领地需要第一个人探索

      五千年的民族必有五千年的伟大
      八千年的玉器必有八千年的文化
  粗糙的贝壳也许孕育着珍珠
      愈是古老的土地愈有璀璨的奇葩

      乌兰哈达:汉译为红山,这里不仅景色宜人,且是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遗址之一。红山文化的显著特征是玉器,他们多是漂亮的动物造型:飞鸟、玉兽、神祖、雕龙……眼前这些造型奇特、工艺精湛、寓意深刻的古老玉神器,无不让人深感惊叹,并被远古人类的聪明才智和高超技艺所折服。给我们带来这古玉奇观的,不是别人正是听雨堂主人、红山文化古玉收藏研究俱乐部主任徐强。

      徐强先生,并非文博战线的专家学者,也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他从事电影摄影、导演工作30余年,对中国古玉有着特殊感情,并成为一个勇于探索的门外汉。

      自小受祖父影响,他酷好对中国古玉的收藏,每得一玉,如获至宝,必潜心究其源流,证其根本。并有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执着精神。八十年代初,辽宁省考古研究所对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进行发掘时,委托辽宁电影制片厂拍摄纪录片,让他有幸更早接触了红山文化,并随之闯进红山文化古玉的收藏与研究领地。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历尽艰辛考察了辽西与内蒙古东部三县七旗,收集并掌握了大量关于红山文化的第一手资料。

      他拥有1600余件中国古代玉器,可谓价值连城,而他至今依然居住在三十多年前的旧房里。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毫不过分,墙壁与顶棚大片清晰的漏雨渍痕,细数起来足有二十多处。他给自己的陋居起名曰半间漏屋“听雨堂”。殊不知“听雨堂主人”为收藏和研究中国古玉已经变卖了自己的两处房产。他说,能住上宽敞明亮而舒适的大房子是所有人的心愿,但与古玉收藏研究比较起来已不是那样的重要。住房只属于个人私有财产,而文化则属于全人类。

      一千多件红山古玉精品的收藏量,对任何红山文化研究学者来说都是望尘莫及的,而对于有着很深艺术修养和造诣的徐强来说,这是他得天独厚的巨大资源,使他对红山文化的研究如虎添翼。这对书斋里的研究学者构成了极大的挑战。

      父亲河孕育红山文化

      在对红山文化古玉收藏研究中,他不时自己提出各种问题:远古人类究竟怎样创造了历史与文明?红山文化这些神秘莫测的玉器在向世人证明什么?中国古代文明史到底是5000年,6000年或者更长?我国北方地区文化与中原地区文化有着怎样的相互关系……一系列的问号,几乎占踞了他大脑所有空间,他需要逐一进行科学认证。

      他说,研究红山文化不能脱离实际和主观臆断,必须以历史的、唯物的、客观的、科学的观点和态度来分析问题和认识问题,研究红山文化古代玉器还要涉猎多学科知识。他深刻认识到,要想真正解读红山文化古玉,必须要研究人类学、考古学、地质学、矿物学、美学、神学等等。甚至还需要掌握远远超过以上学科所包含的更多知识。

      徐强先生对红山文化的研究是全方位的。他将出土的玉器进行分类、比较、归纳、分析、研究,以确定红山文化前后时期在器形、工艺等方面的基本特征和他们的演变过程。经过对这些玉器的制作年代重新梳理定位后,认为红山文化不但在人类发展史上占有重要位置,而且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对中国古代文明发展历史提出新的认识。他说:假如我们把黄河称为“母亲河”的话,那么形成具有鲜明特点的北方地区新石器文化的大辽河,则完全可以称作“父亲河”。

      古玉与宗教 

      在对中国古代文明的年代界定、红山文化玉器的鉴定、红山文化玉器常见器型分析与研究方面,徐先生有着许多新观点。

      通过对大量红山文化古玉器分析研究后他认为:红山文化时期,玉器的开片、造型、琢磨、钻孔、抛光都已经超越远古人类不同历史时期所有制玉水平,先进的加工技术与宗教文化完美结合。

      大量事实表明,很多玉器原石的切割直径在3 0公分以上,从切割痕来看,切割面平直,对切衔接误差精至毫米,其准确程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如无特殊设备、工具和高超的加工技术根本无法完成。在玉器加工手段上,按不同用途设计并制作了专门工具,在钻孔方面多采用锥形钻具,对玉器进行镂空处理。尤其片状玉器大坡度对钻孔,不但技术难度大,而且需要承担极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则前功尽弃。抛光技术也已达到相当高的技术境地,无论造型多复杂的玉器,其表面与缕空处皆能够普遍深入的完成,而且光亮度足以鉴人。红山文化玉器看似简拙,而是造型艺术与意念的高度概括和最完美表达,形神兼备中蕴含着极深的原始宗教文化。

      徐强的“红山理论”求本务实,主要因为他掌握着大量来自于实践的科学依据。他认为,红山文化玉器属自然图腾、祖先图腾、生殖图腾崇拜之器。产生于自然界中的动、植物、梦境、生殖的神秘,并非实用性生活,生产工具及所谓“玉兵时代”之武器或生活装饰品,而完全作为驱邪避灾的神器,不但为部落、部族上层首领,而且广为普通大众所需要,因为所有人都希望和需要得到神灵的保护。或佩之、或供奉,或死后陪葬,以求得到精神上的安慰和完成心理上的神圣寄托。广泛社会人群的需求,推动和发展了这一时期的玉器生产。除早期红山文化玉器外,这时玉器的加工开始摆脱完全手工制玉方式,设计和制造了以木制框架结构为基础的专门制玉设备,应类似中国后来制玉所使用的水凳。

      鉴别之道

      从同时出土的陶器来看,其表面可以看到十分明显的旋转拉坯痕。因此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能够快速旋转的加工机械设备此时已经用于制玉。徐先生对红山文化玉器切割痕迹进行了细致分析,并亲自做过多种实验后认为:红山文化玉器制作时的开片,除片状金属器带动解玉砂能够完切割外,其它任何非金属工具,皆不能形成这一工艺特征。根据这一情况他推定:在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红山先民已经初步掌握了铜冶炼技术,并制作出薄片状的玉石切割工具,以此带动解玉砂进行切割。另查阅有关史料,新石器中晚期,在青铜器尚末问世之前,人类历史上还有一红铜阶段。无论红铜还是青铜,红山先民能够成功的将金属切割工具应用在制玉技术上,无疑是人类的一大进步,并因此极大的提高了制玉水平和玉器存世数量。徐强认为,对红山文化的研究必须尊重科学,他从红山文化的地理地貌、葬墓特征,不同玉石的特性,玉器的加工技术、玉器的造型、玉器的受沁变化等诸多方面入手,二十多年写下近30万字红山文化古玉鉴赏笔记。他说,鉴定红山玉器的真伪,玉质、器型、工艺因为足可以模仿,所以只作为参考条件。而玉器受沁变化才是鉴定玉器的最关键。他称沁后变化为沁象,认为凡出土玉器皆在与土壤相接触过程中,由于受客观条件影响和多种微量元素的浸蚀,从而产生包浆、沁色、绺裂、孔洞、蚀斑、质变等特殊现象。

      文明的起点

      通过对辽西地区兴隆洼文化和黑龙江依兰县倭肯哈达所出土玉器的比较分析,徐强先生认为:红山文化与它们在器形与工艺上具有一定的共性,属于红山文化的早期作品,是红山文化发展的基础和源流。红山文化玉器的起源应该追溯到至今8000年以前。这是以大辽河为源头延及多河流而形成的北方地区具鲜明特点的新石器时期文化。

      具有红山文化为主要特征的诸多北方地区古玉群,构成了气势磅礴以大辽河为发祥地的地域性大文化。从距今8000年到5000年红山文化玉器中最简单的璧、玦、管形器直到结构神秘的复合型器,从手工磨制到机械加工,从初级阶段向成熟阶段的发展体现了人类不断进步的历史。从
红山文化玉器进入机械加工成熟期算起,中国古代文明历史已远远超过5000年,当在7000年左右。随着对红山文化的深入研究,极大可能要重新改写中国古代文明史。

      对人类文明“三要素”(文字、青铜冶炼技术、城市)的认识方面他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人类文明三要素,人们过分强调了“文字”的出现。文字只是人类记述和表达事情的一种特殊符号和形式。是“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红山文化时期尽管讫今没有发现文字,却没有理由否定这时人类已经走进文明。他说,“文字”绝不是衡量人类走向文明的唯一标准。通过红山文化古玉的制作技术与造型艺术,足可以印证当时人们的思想意识与理念已达到极高境界。这些具象、抽象、独体、复合、圆雕、片状、人物形、动物形、几何形的玉器无不凝聚着原始人类的智慧和完整的思想体系。正是这些意境深远、充满神秘、甚至让人怀疑为外星人所为的玉器,证明着“文字”远不能完成和替代的高深度文化和人类文明的社会现实。

      从陶器的制作与彩绘、从精细的木雕到以玉制作神器,原始先民以多种形式表达自己的意愿。原始宗教意识的产生,极大推动了艺术与文化的发展。尤其玉器的雕塑,数量之多,作品之精为世界任何同时期古文化所不能比。红山文化为中国北方地区马背民族所创造。游牧民族视季节与环境而移动,居无定所而且多分散,由此形成多部落与部族。由于民族根源特性,以文字传递信息与记录事件对于他们并不那样重要,甚至文字的出现明显要晚于其它定居民族。因此也就不难解释红山文化之所以没有发现文字的原因。

      从辽西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发掘情况来看,泥塑女神像与大型祭坛遗址及积石塚的发现,说明当时这里已成为这一地区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中心。四面八方的人们向这里聚拢,开展多种形式的祭神活动。大面积分布的积石塚,说明人群之多,规模之大已完全构成古时“城市”之文明要素。

      独乐与众乐

      独乐不如与人乐,与人乐不如与众乐。徐强先生不仅自己情有独衷于红山古玉,还致力与更多人分享。2002年由沈阳市文化局、文物局主办,他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做了为期一年的红山文化古玉展,同年加入《世界收藏家联合会》成为国际会员。2003—2007年间先后出版了《红山文化古玉精华》、《中国古玉珍藏》、《红山文化古玉鉴定》三部著作,为我国对红山文化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成果。2005年成立“北京听雨堂文化发展中心”,走进首都展示与传播红山文化。2006年4月经文化部社团办备案正式成立“中国文化管理学会红山文化古玉收藏研究俱乐部”,定期召开全国性红山文化古玉民间收藏研讨会。并建立了红山文化古玉珍品馆,免费向人们展示红山文化古玉珍品。2005年中国图书总公司在法国进行图书展时,将其所著《红山文化古玉精华》一书亲自赠与法国总统希拉克,希拉克阅后十分高兴,并对中国古文化大加赞赏。近年来他还先后应邀在江苏昆山,北京世纪坛举办红山文化古玉珍品展,并亲自讲授红山文化古玉鉴赏。2007年他接受墨西哥国家电视台采访拍摄迎奥运专题片。

      徐强先生还把自己收藏的汉代玉瓶拍卖出68万元人民币,全部捐赠与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成为博物馆捐款第一人,并获得“慈善大使”光荣称号。

      如今,徐先生在管理“北京听雨堂文化发展中心”和“红山文化古玉收藏研究俱乐部”工作之余,正在精心撰写具学术性的《红山文化古玉研究与收藏》一书。他还计划今年再次考察红山文化发源地,拍摄和积累素材,准备亲自制作一部大型中英文版专题片,向世界系统而详尽的介绍红山文化。虽然已年过花甲,他仍在辛勤的耕耘,在今后的日子里他要完成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的《中国古玉鉴定》一书,以了结一生完成五部书的目标和心愿。为继承和弘扬中国的古代文化他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以唤起更多人对中国历史的重视和对中国古玉的研究。

      探究古代文明源流、弘扬中华民族传承文化、揭示远古人类进步历史,架设世界人民友好桥梁,将红山文化传播给全世界— — 这正是徐强先生的精神追求所在。

      我被他的执着精神所感动!

                                                                     来源:赤子杂志社

 

关键词阅读:
最新文章
杂志订阅

关注《赤子》杂志,请留下邮箱地址,订阅我们: